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七十七章 意外之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大恶人团伙中核心人物自然是乌有义。乌有义被逮捕以后,专案组从国内调来的预审高手们发现遇到一个极其顽固的人物。乌有义干瘦,面如核桃。他的意志也和核桃一样干硬,面对审讯采取了最简单的招术——沉默。不管预审高手们采取什么样的手段,他以不变应万变,始终不开口,意坚如铁。

    专案组抓获了一大恶人团伙的诸多骨干,这些骨干的口供以及各类证据汇集起来,就算乌有义是零口供,也难逃法律惩罚。但是,这样一个震惊全国的大案,如果最后没有拿下核心骨干,不算圆满。

    2008年10月,一件意外之事发生,震惊国内外。

    米国,纽约市,某区,乌天翔醒得很早,坐在窗边发了一会楞,还是穿上运动鞋,准备晨练。与前一次到米国留学相比,乌天翔心境发生了巨大变化。从最顶尖商学院毕业以后,他在华尔街赢得了东方神秘天才的称号。那时候也是华尔街很美好的年代,香车、全世界顶级美女、游艇,如今回想起来当日奢华就如梦一场。

    这一次回到米国,乌天翔发现世界发生了剧烈变化。他不再是来自东方的神秘天才,而是一个受到通缉的逃犯。往日华尔街最弦目的一切,距离他十分遥远。

    当然,在金融危机打击下,华尔街也发现了令人黯然的一幕。

    乌天翔前天步行到华尔街街头,居然惊讶地看到三个熟悉的面孔在街头卖艺。这三人是雷曼兄弟公司的分析师,虽然在街道卖艺,仍然全套西服,保持着当年痕迹。一人吹萨克斯,一人手里捏着一个不知名乐器,发出呜呜的声音,还有一人双肘撑在一块“BILL US OUT”的黑色木牌子上,神情无助。

    乌天翔在三人面前站了许久,受到的冲击不亚于岭东金地断崖式下跌带来的冲击。在岭东金地之役,他原本正在调集资金,准备托住下跌的岭东金地。大盘如此火热,只要托住岭东金地,重做题材,迟早还是会赚钱的,至少不会满盘皆输。

    可惜,大厦将倾,独木难撑,他只能黯然离开国内。

    乌天翔在离开国内时与父亲发生过激烈争论。

    乌天翔对父亲的决定十分不理解,道:“既然我们还有机会出国,你为什么不走?”

    乌有为盘腿坐在椅子上,挥了挥手,道:“时间紧急,你别啰嗦了,赶紧走。我不会走,劝也没用。我就是一个中国老农民,六十几岁的人,不会外语,跑到米国就是混死等死。留下来,老子藏起来,躲过这阵风,还能做一条梁山好汉。”

    他对自己留下的窝点还有些信心,至少可以藏起来不让警方发现。说这话时,他万万没有料到儿子和邓哥曾经将其逃生窝点当成了爱巢。

    乌天翔苦劝,乌有为不为所动。儿子临行前,乌有为干涸眼里有些湿润,道:“到了米国,找个中国女人结婚,早点给乌家添后代。无孝有三,无后为大,你不生娃,老子没有脸面去见列祖列宗。”

    乌天翔为了给岭东金地托盘,筹集了两个亿资金,还没有使用,就发生这事。他出国之时,这笔钱利用地下钱庄渠道,流了出去。这也是乌天翔能在米国安身立命的本钱。乌天翔出境速度很快,等到红色通缉令发出以后,已经在前女友家里落下脚来,暂时有一个安稳的家。

    乌天翔准备潜伏一段时间,想办法到南美落脚。

    穿上跑鞋,乌天翔在附近公园慢跑,在跑步时总是想起父亲的面容。继承自父亲的强悍基因发生了作用,他不服输,想要夺回失去的一切,包括失去的邓哥。

    意外在跑步时发生,四个喝得醉熏熏的米国年青人拦住正在跑步的乌天翔。这四人通宵狂欢,喝了很多酒,还吸食了毒品,见到独自跑步的亚洲人,失去了理智,叫嚷着“滚回你自己的国家”,开始殴打乌天翔。

    这是没有任何预谋的突发事件。

    四人皆是汽车组装厂的工人,同一天失业。带头打人者的房子才被银行收走,正在拍卖。他头脑昏沉沉的,见到独自跑步的亚洲人,凶性大发,上前就拳打脚踢。

    乌天翔身体不错,可是毕竟没有侯沧海式的强悍身手,面对四个神智不太清楚的红脖子壮汉,很快就处于劣势。他被打倒在地,在重重的拳脚下陷入昏迷。四个暴徒在鲜血刺激得红了眼,脱光乌天翔衣服,拽着其敏感部位在地上拖行,直到有路人上来制止,他们才夺路而逃。

    乌天翔送医后当天上午不治身亡。

    这是一起偶发性案件,四个凶手没有预谋,也就没有任何反侦察措施,很快就被警察捉住。四人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明确表示没有作案动机,就是吸食毒品后头脑不清。

    此事在华人群体中引起极大愤慨,举行了游行和声援。

    在华人群体压力下,该区刑事法庭很快对该案进行判决。

    法官感叹道:乌先生是在错误的时间去了错误的地点。尽管双方相遇时的具体情况仍然无法弄清楚,但毫无疑问,四人以野蛮、恶毒和残忍的方式袭击了乌先生,对其头部持续殴打,随后脱掉被害人裤子,并将其在大街上拖行,最后扔在阴沟里。

    法院判定领头人入狱20年,其同伙三人被判入狱三年零九个月。

    判决后,一个总督察感慨地道:在他从警20年的时间里,他从没有看到过像乌先生遭受的如此惨不忍睹的伤情。

    对于乌有义来说,儿子离世,其精神支便垮掉了,人生失去了意义。当他从警方带回来的新闻中瞧见儿子的惨状,放开声音号啕大哭,完全失去了黑社会头领的冷酷和坚硬。等到平静下来以后,乌有义放弃抵抗,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将知道的所有事情全部讲了出来。

    至此,除了谭军以外,一大恶人团伙重要骨干全部有了结局。

    杨兵对股市有天生的异乎寻常的敏锐,正因为此,他从内心很佩服能够在股市中兴风作浪的乌天翔。他明白就算谭军和自己的小组大量套现,凭着乌天翔本领,挽回局势的可能性极大。

    乌天翔惨死异乡,杨兵物伤其类,人同此心,为此难受许久。他宁愿乌天翔折在公安之手,也不愿意他死于几个吸毒者的发泄,如此死法,真是对不起这个真有本事却走错路的年轻人,毫无意义。生命之轻,在此事显露得淋漓尽致。

    难受归难受,杨兵...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