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915章 同族同胞,老乡见老乡,问你降不降?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眼见周围金军敌众已被杀得溃散,也立刻又诸队骑军将士前去看觑坠马的史文恭。而卢俊义向周围环视过去,眼见前面低嘶游走的无主战马蹄下的金军尸首大多身着坚固的札甲,周围长大的重兵刃散落一地,显然也多是鞑子中配备十分精良,看来也尽是护从金军将帅的精锐猛士。

    而那个看身上衣甲似是鞑子主帅模样,应该正是先前统率诸部金军把守锦州的大将完颜撒离喝直挺挺的躺在地上,他双目圆睁,惊惧的表情虽然已在他脸上凝固住,可是尚还未僵直的身躯仍不由抽搐了几下,而喉头上被搠了对穿的窟窿仍旧不停的有鲜血涌出。至于其余金军精兵的尸身上或是被长枪搠中要害,或是直接被割裂喉咙,几乎也尽是一招毙命...其余倒在血泊之中的齐军将士尸首,多数却尽在几十步的距离开来。看来也无疑是史文恭只身独力袭杀了许多金军近卫骑军,这才又捕捉到敌酋致命破绽,而再是一记杀招探出,而教冲阵杀来的齐军众将士觑见先前的一幕。

    卢俊义环视一圈过后,也不禁长叹一口气。他完全能够想象得出方才此处战事的惨烈,再是武艺高强,卢俊义也很清楚若是换成自己只身独力的与这许多鞑子精锐军马厮杀,还要在混战中一枪取下敌军主帅的性命,恐怕也是难以全身而退。

    而卢俊义蓦的又听见阵喧哗声起,颓然坠地的史文恭竟一把推开上前看觑的军士,手中紧绰的长枪尾端被狠狠杵在了地上,他借力半跪着支撑起身子来,只是身上数处致命的伤口滴答、滴答...的血珠坠落,史文恭再也无力强撑着站起身,也只得费力的抬头向卢俊义望将过去,随即又道:“虽然这次,俺到底是有些托大了...可是比起师兄你前番燕京之役时有诸部军马协同截杀...俺这一阵......要取敌军上将性命,却是棘手险难的多...若是换师兄你来...恐怕也很难袭杀得鞑子主帅...却也是很难得手吧?”

    眼见史文恭性命垂危之际争强斗胜的心思仍是分毫不减,卢俊义心中感慨,也连忙趋步上前说道:“师弟且顾将养好身子,留住有用之身要紧!就算当初我曾侥幸胜过你一招,但如今我等成就大业,得陛下隆恩赐封,谋得要职,又纳娶得良女成家以顾安生。虽不曾奉旨征战厮杀不敢怠懈,但鉴于过往愚兄家门不幸引出的祸患,如今顾及家室和睦安乐,也不似以往那般终日练枪使棒的而冷落了家眷,又怎及得上你仍是终日打熬武艺不辍?师弟,你气傲心高,论武勇不甘屈居人下,也更不肯属于我,其实如今...我已必然不是你的对手了......”

    而史文恭听得卢俊义喟叹说罢,看来早已是杀得油尽灯枯的他双目中却似又迸发出异样的神采,随即他尽可能抬起自己高昂的头颅,又道:“哈哈...是啊......哪怕你先前向来是存心相让也罢...无论怎的,我已是胜过你了...实则我也纳闷,早知甚么打遍天下无敌手的虚名...远不及马上豪取功名,南征北讨,以战功扬名立万...但俺心中必要胜过你的执念,却无论怎的放不下...如今你也肯认了已不及我,却不知师父他老人家泉下有知...又会如何作想......”

    似乎是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的史文恭强撑着说罢,紧紧攥住枪杆,以尽力支撑住自己身子的手掌蓦的一松,矗立的长枪也骤然坠落下去。史文恭身子向前倾倒,直撞入奔将过来的卢俊义怀中,虽已再动弹不得,然而嘴角上却似乎仍是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