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Chapter153 宋思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韩依依洗漱完穿好衣服出来的时候,阿筝和顾凉城已经在客厅等她了。她一眼看过去,阿筝倒是如常,只是顾凉城的脸色不大好看,又不像是生气,但绝对不是平时的样子。

    她走过去,“你昨晚没睡好啊?”

    顾凉城眼风都没丢给她一个,只是睨阿筝一眼,“走吧。”

    啧,这德行,以后哪个女人敢要啊。韩依依在心底吐槽着,却又转念一想,最近顾凉城确实也挺糟心的,发生了这么多事,哪件他不得上心。

    由于顾凉城国外的车还没有运回来,所以只能喊滴滴坐。

    前些日子的空姐滴滴遇害案是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说是凶手欠了钱还不上所以最后选择报复社会,自己还投河自尽,丢下一堆烂事给自己的老父亲。

    这新闻出了之后,韩依依还没有坐过滴滴。

    等三人下去的时候,滴滴车司机已经在等。顾凉城拉开后座门,等她们两个都坐进去后自己则坐到前方去。

    顾凉城系好安全带,余光注意到司机透过后视镜不住地打量着,于是提醒,“怎么,还不出发吗?”

    闻言,司机立马拉手刹踩油门,“马上出发。”说着他又朝透过后视镜觑一眼,“我就是看后座那个姑娘有点眼熟,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哪儿呢?

    到底在哪儿见过?

    后座的阿筝唇色渐渐转白,一点点抽丝剥茧般,她垂下头,不敢去迎镜子中司机的投来的目光。

    怪就怪,这几日的连城早就被席家老总被害,潘丽坠楼的事搞得沸沸扬扬;所有沾边的人都被挖了出来,最大程度地进行曝光,不放过任何一点蛛丝马迹。

    她自然是难逃其中。

    与此同时,韩依依不动声色地握紧阿筝的手,皮笑肉不笑地说,“一见到好看的女孩子就觉得在哪儿见过,现在搭讪的方式都已经这么老套了吗?是不是啊?”

    司机有些尴尬,不再说什么,讪讪一笑的同时感受到身边一股强大的气场。余光一瞟,明明身边这个男人没有看自己,怎么硬是感觉有股实实在在的压迫感?搞得司机立马挺直腰杆坐好,目视前方,再也不多嘴。

    阿筝垂下头颅,静静看着自己手心的脉络,错综复杂,像是被纠缠住的命运一般。旋即,耳边传来依依隐约的一声叹息。

    她也会经常一个人的时候问自己,到底做错什么了?

    整件事情中,她都仿佛是个局外人,没有着手任何事情,并没有参与在其中;可是她也并不能够完完全全地做一个局外人,因为牵涉其中所以难逃其咎,她没有办法,她是温冬芸的女儿。

    有那么一层关系,所以硬生生给她贴上标签——罪人。

    ——

    约莫二十分钟,车子缓缓在南雅门口停下。

    头顶是冬季薄雾,清晨行人稀疏,呼吸之间看得见有白气从口中喷出来。

    阿筝开门下车,目光落在南雅大门,不知道来过多少次的地方,只是这次她是来做检查的。关车门的时候,听见司机笑嘻嘻冲顾凉城说,“先生,记得给我个五星评价啊。”

    顾凉城在下车确认订单的时候,没有犹豫地,给了个一星评价。

    三人将将进入医院,便迎面撞上了身穿白大褂纤尘不染的顾子初;他站在科室门口,修身挺拔,眉眼浅淡,本准备进去的时候余光一扫,便转了脚尖望向这边来。

    阿筝看着他,想抬步朝他走过去时,忽而想起身边还有一个顾凉城。她的手下意识的抚住小腹,凉城本就因此事不悦,可不能再惹他生气。

    韩依依缺根筋似的,“阿筝,顾教授在那里。”

    阿筝眼一跳,我自然是看见了……那端的顾凉城倒是不迟疑,抬脚便朝这边走过来,谁也没看,目光始终落在阿筝身上。

    人至跟前,阿筝才堪堪开口,“你这么早就来医院了啊……”说话的时候小心注意着顾凉城的脸色,却发现此人是眉眼不惊无波无澜。

    “嗯,有台手术要做。”末了,顾凉城又补问一句,“你这么早来医院做什么?”

    “昨晚胸口又痛,我记得你说过没事,可哥哥硬是要带我来医院做检查。”阿筝说着,字里行间充满的是信任。

    闻言,男人缓缓敛住眼底眸光。

    阿筝没有捕捉到他情绪的微妙变化,只是看见男人在下一秒对顾凉城有礼地说,“顾先生,借一步说话。”

    ……

    医院走廊尽头,二人面对面而立。

    顾子初掏出烟盒,打开,低头咬出一支烟来,又望向对面的靠墙而立的顾凉城,将手中的烟盒递过去,示意他也来一根。

    “不抽烟。”

    挺好,毕竟抽烟有害健康,顾子初默默揣回烟盒。

    顾凉城也不着急,耐性地看着对面男人用银色火机打出橙色焰头,然后点上香烟。白色烟雾腾腾,妖娆地拢住男人精致温尔的脸庞……

    时间从空气中分分秒秒流过,也从尽头窗外的天空中划过。

    香烟染到一半时,顾子初才缓缓开口道,“不用给阿筝做检查了。”他在烟雾中眯起狭长的眸,没等对面人问句为什么,又紧接着说,“天生性心脏病。”

    咔嘣——

    似有什么碎掉,无法缝合拼接。

    子初在顾凉城的眼底,看见了深不见底的诧异;也看见了颇为复杂的心疼。

    一向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男人,能够有如此大的情绪波动,只能说明阿筝之于他来说,是怎样的重要。

    “嗯?”

    沉默半晌,顾凉城只从喉间发出一个“嗯”?

    他觉得不用再重复第二遍,只是强调道,“我怕对她有太大的影响,所以一直以来都没有告诉她。外加她的这个病潜伏期太长太久,我之前问过她说从未有过这样的情况。所以我认为,只要阿筝保持心情愉快,平时注意——”

    “是吗?”

    对话被顾凉城突兀打断,他望过去,看见的是顾凉城眼底惊人的凉。

    顾凉城说:“你以为隐瞒住阿筝就可以作为什么事情都没有吗。万一哪天突然发病严重,你担得起这个责吗?我就这么一个妹妹,我这次回国看见你们家里人对她的态度,你认为你们还有可能吗?”

    哪怕阿筝肚子里面有他的孩子,也绝无可能。——他不会忘记顾家的那一张有一张令人厌恶的嘴脸。

    “呵。”一声冷嘲从顾子初嘴中溢出,他笑了,笑得近乎不近人情,“你可别把话说得这么死。于情于理,那不仅仅是我的家里人,也是顾凉城的家里人。我身子里的骨是顾家的骨,血肉也是顾家的血肉;可是请你也别忘了,你身上的骨血,也是顾家的。”

    一席话说得云淡风轻,倒是彻底激怒了顾凉城。

    “我稀罕?”顾凉城迈步上前,目光凉凉,似寒一般。他重复又问一遍,“你以为我当真稀罕?”

    什么顾家,什么家族,顾凉城从头到尾都不屑至极。

    顾子初将手中快要燃尽的烟头摁灭在旁边垃圾桶顶,他不再反驳。看来这个男人,是厌恶极了顾家,并且不想要沾染上半分上关系。

    可是又想到那天爷爷老泪纵横地嘱咐他,一定要将这顾凉城带回家里去。

    谈何容易?

    他沉默半晌,望着周身散着戾气的顾凉城,不急不缓道:“不管怎么说,你是顾家人,这即便是否认都无法改变的事实。说到我爷爷,你也该敬杯茶的。”

    旋即,是顾凉城冷笑不止的回答,“你们顾家的门,我是不会踏一步的。哪怕是半步,我也不会。”

    笃定无比,张狂凉薄。

    有一瞬,甚至在顾凉城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顾子初在心中辗转酝酿,还想说点什么,只是对面的男人眉眼凉得惊人。看来,这个话题是没办反继续下去了。

    于是话题重新回到阿筝身上。

    到底告不告诉她?

    “告诉她也只是徒增烦恼,何必?”子初尽量站在一个医生的角度来分析,“最近阿筝经历的事情够多,如果这个时候再告诉她的话,岂不是火上浇油。”

    顾凉城显然有着相反意见,“她自己本身也是学医,一次两次还可以,次数多了能瞒得住什么?更何况,现在她对自己身体情况的认知完全是建立在对你的信任上。”

    两人你一席话,我一席话,不相上下。

    一时间,剑拔弩张,火烟味弥漫在医院走廊的尽头。

    “我是她哥哥。”

    “我是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